回家的火车上

火车站候车厅里与往年最大的不同,就是大部分的人都带着口罩,因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,搞得人心惶惶。

检票口我这班车检票之前的那辆刚好是通往武汉的,心里为他们祈祷……

我老家是河南的一个小县城,2019年12月刚开通了高铁,很幸运的是我刚好抢到了票,把原本十几个小时的路程缩短到只有四个多小时。

刚进高铁的8车厢门口,就看到我爸妈站在位置上向我招手,一起买的票,他们是从宁波上的车,我从杭州。这是我第一次和他们一起回家。

火车开动了,车厢里的每个人都在度过自己的坐车时光,有个小哥哥在看一本书;有个小姐姐在看电视剧,有个大哥在向家里打着电话报告进程,有两个小朋友在嬉闹,有一对夫妻在聊着什么。

我的爸妈显得很疲惫,他们早上起的很早,很快就睡着了。

窗外的建筑在向后移,万千思索在我脑中。

人的第一次长大是突然认识到父母也有累的时候,那时候我上中学。之前总觉得父母天不怕地不怕,什么事情都能扛,永远不觉得累。

很多人应该向我一样,家庭条件不是那么好,父母常年在外打工,自己毕业之后也是四处奔忙,很少回家,心中感慨就像李健的歌中唱的那样:“不知不觉把他乡,当做了故乡,故乡早已成他乡,偶尔你才敢回望”。

我的性格也很大程度上由于小时候的家庭环境影响,追求独立,自由,理性。

高中的时候,我爸妈在上海,我经常暑假去上海玩,都是自己去自己回,从来不需要接送。

上大学也一样,我自己拿着行李去坐车,到车站找到学校的校车,自己去办各种手续,到了学校之后,看到很多家长车接车送,一边羡慕他们的条件,一边敬佩自己的独立。

有一次火车经历我终身难忘,23个小时的无座票,我站在车厢门口附近的走道里,当厕所的门神,实在困的不行了,就蹲下来或者坐在地上做一下短暂的休息,因为火车里的小推车一会儿一趟,小推车真是个神奇的东西,无论是再拥挤的过道,都能推过去。

不知从何时起,感觉时间过得好快好快,为什么人越长大越觉得时光过得快呢?不禁感慨:我已经毕业快五年了,加上在南京上大学的四年,已经离开家乡八九年了。

窗外的风景不断后退,我生命中的那些风景也在不断地后退,无论这一年的得与失,都随时间停留在了过去的那个时刻,不念过去,不畏将来。

有时候会问自己一个问题,为什么我们每年都会想着回到家乡呢?

俞敏洪曾用三文鱼精神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中学生:“三文鱼的一生,充满危险和悲壮,它们克服种种困难,躲避无数危险,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逆水搏击,洄游产卵,为自己的生命画上句号。”

我们每一年都会经历各种打击,迷惘,惆怅,好比鱼类的洄游,我们每年一次的返乡仿佛就在为自己这一年画上句号。

家才是终点。

时光随火车的疾驰而流逝,当听到广播中甜美的女声报家乡的站名时,我知道我要到家了。

志哥 wechat
扫描上方,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哦。
能加个鸡腿吗?